分享到
联系我们​  ​ |
欢迎来到 陈茶汇官网!
 020-81893811​
全国服务热线:
陈茶汇微信公众号
热门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
来讲讲“88青饼”的故事(下)
来源: 网络资料摘录 | 作者: 陈茶汇普洱中期茶 | 发布时间: 2018-01-04 | 5110 次浏览 | 分享到:

  上期说了88青的由来及香港商会的关系,这期说说其年份和88青

  2004年至2005年,勐海茶厂、云南普洱茶集团相继易主。资本的介入,让普洱茶的市场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整个市场开始欣欣向荣。

  随着市场的升温,短短一两年时间,88青的品牌效应开始升温,并且开始发生变异。

  88青,刻意强调88年这个数字,让行内一直流行的年份说得以巩固。这让普洱行内现在判断88青的好坏的标准,首先问年份,再辩包装辩茶饼外观。



  老茶行业的规矩是不开汤,凭卖家经验、眼力买茶。这实质是老茶行业最大的罩门。

  老茶年份的鉴定,至今没有一个统一的科学的标准。原因在于同样的茶叶,存放的环境不同,变化完全不同,带来的结果也完全不同。当然,年份有一定的参照作用。

  实质上,云南省茶司早在1980年代初期就与云南省微生物研究所有过类似的研究。研究的结果表明“普洱茶发酵结束后,是一个缓慢的酯化后熟过程,逐渐形成普洱茶特有的陈香风格,其陈香随后期酯化时间的延长而增加。因此,存放时间越长的普洱茶,其陈香风格越浓厚,质量也越高。”(引自《云南省茶叶进出口公司志》)



  由此可见,越陈越香这种说法是有一定的科学依据的。但是,存放的茶叶统一,存放的时间统一,存放的环境统一,那么,“年份”才可能有参照的价值。

  长期经营普洱茶的客商实质上清楚,茶叶的转化,环境的影响大过于时间。

  但是,市场的升温,利益的驱动,让人很难有理性的认识。

  在“年份茶”这一光辉的理论照耀下,于是,今后1993年、1994年、1995年、1996年的茶品,只要转化得当,都可以得益于“88青”这个金字招牌。

  2008年,我就在昆明某茶商的仓库看到满仓库的88青。该茶商2002年涉足普洱、2007年建厂,显然没有机会接触到省茶司那批茶。之所以能“制作”一仓库的88青,关键还是在于年份说那一套理论的成立,以及围绕年份说而建立的辩包装、看外观的老茶学说的成功。



  二、干仓和88青的关系

  随着年份说,大师套路的建立,干仓说也顺势光大。

  88青的体系的建立,与刻意强调的干仓理论是分不开的。

  干仓理论的介入,表面看“干仓茶表面油光,茶底干净”,这都是为消费者好。但是,事实不是是如此呢?

  问题在于,到底有没有干仓这种仓呢?

  按照台湾出版的茶书介绍,仓储环境的湿度大于80%就是湿仓,反之,就是干仓。事实上,粤港台三地的春夏秋三季的湿度都大于80%,也就是说,粤港台三地就是天然的“大湿仓”。往前倒退50年、100年,那个时代没有抽湿机,那些台湾茶书上介绍的100年干仓老茶又是如何造出来的呢?

  这个所谓的88青饼的“干仓”又到底是什么“仓”呢?

  香港茶商的茶叶都放在“公仓”,所谓的公仓,其实就是公共仓库的意思,是一种专业提供仓储的地方。香港是一个转口贸易发达的地方,所以,物流行业相当发达,这样的仓库与内地的物流仓储也没有任何区别,这样的仓储也套不上任何“干仓”的概念,按照干湿仓理论,反而应该说他是“大湿仓”。我常常想,有时候制作干湿仓理论的人往往是自入囚牢,自己钻入自己设立的陷阱里面去。



  “公仓”对应的就是“私仓”,《普洱茶营销》一书中有专文介绍公仓、私仓的概念,在此不再赘述。

  2008年4月作者到版纳、普洱走访市场,同思茅和勐海两地的众多茶厂及茶商有过交流。在思茅是由普洱市技术监督局的魏刚局长接待,在勐海是县茶办的于文平主任接待。由于当地政府的出面,茶厂的老板们都说实话,厂里面车间、仓库也随便参观。当时的目的是由于普洱茶极度低迷,看看我能不能帮着出出主意。主意倒是没有出得到,但是,我留心看了看众多厂家商家的仓库,既没有看到所谓的“干仓”,也没有看到所谓的“湿仓”。

  2010年7月,云南普洱茶集团的郑炳基董事长去看广州、东莞的市场,一路有普洱茶的超级大商家陪同,我看了看他们的仓库,也同样没有发现所谓的“干仓”、“湿仓”。

  但是,市场的反应却是实实在在的,88青的推广就是靠刻意强调的“干仓存放88青饼”的概念。

  那么,干仓到底是什么呢?

  有人说干仓是干净通风的仓。这显然是不符合当初制作干仓理论的言论,也完全没有道理,普洱茶的转化,一定温度、一定湿度的介入是必然的。现在昆明市场上存放10年的茶饼非常多,开汤出来,第一汤色几乎无变化,第二,普洱老茶要求的“滑感”全无。这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干仓说的失败。

  但是,市场就这样硬生生把“干仓”这个概念确立了。

  有一次,我同一个研究茶叶的副教授喝茶,他冲口而出:“干仓茶好”,这让我万分惊讶,一个茶学教授居然把民间的不确定的一个概念,作为审评茶叶好坏的标准?如果是一个茶商,我觉得不奇怪,茶商总要跟着市场走,但是,一个带研究生的专家也如此评茶?看来,干仓、湿仓的理论的确是深入人心。



  有一次同云南民族茶文化研究会的陈正荣秘书长喝茶时,也聊到同样的话题。我说了一件事。2010年4月我到北京开一个茶叶 会议,会后有个业界权威约我去一家新开的名为普洱老茶博物馆的茶庄喝茶,我进去就发现茶庄打着堆头在卖号称1970年代的7542茶饼,2300元一片。仔细查看干茶样,发现大部分都已经碳化。闻着有强烈的刺鼻霉味,冲泡后叶底发粘稀烂,明显是刻意高温高湿,快速做仓做出来的产品。在普洱茶所谓的市场标准里,年份模糊,仓储的概念又模糊,这自然让人有机可趁。

  市场大谈各种虚虚实实的仓储理论,却忽略茶叶、茶汤本身的品质,这实在就是本末倒置。

  我解释到刻意的高温高湿,那是做假,而市场对于干仓湿仓的理解是作为仓储的加工工艺,甚至是仓储标准,这是不同的两个概念。仓储的终极要求必然是——品质需求,而绝不是用毫不靠谱的所谓“干仓、湿仓”来界定普洱茶的好坏。

  制造出干仓理论的目的很简单,大家都说老茶来源于香港,那么,香港都是“大湿仓”了,别的茶商就都是湿仓茶,只剩我独家销售“干仓茶”。

  在各种各样概念横飞的时代,大家都抬出了各自的理论,干仓、湿仓、入仓、未入仓、大马仓、肇庆仓、北美仓。在各种貌似合理的仓储理论下,掩盖的就是各家要主推的茶品。

  而从没有人思考过这一套理论包裹的是什么东西。



  邹家驹在《姚记存茶》一文曾经提到过姚姓茶商存茶的情况:“姚老头在香港有十多个存茶地点,他或租或买,全部是大楼的地层。仓里各类新老茶叶混杂堆放,从地到顶,见缝插针,堆得满满的,只有屁股大个地方周转。库房里没有圣书上说的缸罐器皿,没有空调更没有除湿机,一切依自然而自然。”

  当然,随着普洱茶的流行,仓储加工技术越来越受到茶界的重视,现在的仓储水平与原有的仓储水平已不可同日而语,本文的目的是介绍88青当时的情况及市场发展的概况,关于仓储的发展,以后慢慢道来。


热点排行

1
2
3
4
5
6
7
8
9
10

       扫一扫  陈茶汇官网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